当前位置: 首页> 真人抢庄牛牛

“最牛违建”岂能拆出个“悲情主人公”

发布时间:2020-05-29

    昨天,“最牛违建”的主人张必清首次邀请媒体进入违建拆迁现场。目前,其楼顶别墅已经基本拆迁完毕,通向楼顶的阳光房内到处堆放着拆除的垃圾。在楼顶,曾经的违建部分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平地。据张必清介绍,目前的工作主要是垃圾清运和房屋加固阶段,而这“最牛违建”从建设到拆除,他大约花了600万元人民币。

  质疑

  岂能拆出个“悲情主人公”

  统揽本篇报道,最大的感觉是,“最牛违建”的这位主人公似乎很悲情。你看,他一建一拆花了600万,还成了“被全国人民指责”的人,在拆除违建过程中又那么的关心工人安全,还一个劲儿感谢城管和邻居的理解,多好的一个人哪!

  在这里,人们似乎都要忘记当初的不愉快,忘记他曾作为“恶邻”而存在,给楼下人造成多么大的困扰;忘记了他那最牛违建给城管造成多大压力,在当初又是多么“横”;忘记了他在被全国人民指责之初那些出位的言行。一切都回归平静,你好我好大家好,“都不容易”,这事儿就过去啦!

  有这种搅混水、乱是非的判断方式吗?与之类似,一个两个偷了贪官的女贼娃子居然要刻意被打造成反腐英雄,试图逗弄出新时代的“女时迁”来,却忘记了法治社会里最起码的“违法必究”的规则。你那么看好偷贪官反腐败的正义性,你咋不去偷一个试试,看能根据立功减刑的条件判你几年?

  偷窃还偷出光荣了,违建自拆还拆出个悲情主人公了,这算什么道理啊?真假、是非、对错的基本的人类逻辑的顺序还有没有啊?如果媒体的版面都是让这样的另类“英雄”们占据,那些见义勇为逮小偷、铁面无私拆“牛违建”的人们可得感到心拔凉拔凉的。

  事实上,张必清先生心里还是不服气,“全国包括我家附近都有很多违建,有些比我的情况还严重,我有时候会抱怨为什么大家就盯着我”。这种模糊表达没有意义,如果真的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要洗心革面做个好公民,那么请问全国包括你家附近的很多违建到底在哪里,是谁家的,请一一列举并实名举报,实在不愿意实名,可匿名透露给媒体或有关部门,且让我们大家也都盯着盯紧。

  其次,“最牛违建”的故事还在延续,其表现由张必清先生自己说了出来,“经历了一年的拆除过程”,请问大河上下还有哪里的违建拆除会经历这么长时间,这得给周围邻居造成多大麻烦?你自己家人都受不了出去租房了,其他邻居怎么过的?是什么样的程序居然允许如此漫长的自我拆除过程?

  结论

  财富放错地方就是垃圾

  “最牛违建”的一建一拆,为GDP作出贡献,但600万化为乌有。也许,我们不再去追究“最牛违建”的监管失察甚至失职,不再去揣摩违建主人的身份以及财富来源,不再去回顾违建拆除所经历的种种困难……反正拆了是对社会与公众一个交代。立此存照,公众希望“昨天、今天与明天”的违建者以及监管者都要从中汲取教训。

  我们常讲: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财富。而“最牛违建”的建与拆告诉我们:放错地方的财富就是“垃圾”。能够建“楼顶别墅”的,肯定是“不差钱”,产生违建的动机与动力,虽不能用“钱多人傻”来贬义,但肯定与“炫富基因”与“资本放纵”有关。法律意识淡薄也好,“我的楼顶我做主”也罢,个人财富的支配使用不当,不仅会浪费与消耗财富,而且会留下一堆“垃圾”。

  “金钱等于成功”成为一种主流价值取向。市场咨询公司益普索(IPSOS)曾对20个国家的一项调查显示,71%的受访中国人表示会根据自己拥有的东西衡量个人成功,这一比例明显高于其他调查国家的反馈。不可否认,获取金钱、创造财富是个人能力的体现。但是,在财富创造过程中,尤其在财富使用过程中,存在着不少傲慢与偏见——富而不仁、富而不贵、奢侈浪费、挥霍无度……其实,只认金钱的财富是“一元化”,丧失品质的财富更是“穷得只剩下钱”。

  财富诚可贵,品质价更高。把财富放对地方,才能物有所值,甚至物超所值。积累财富,更要学会适应财富,不能在财富里迷失方向;创造财富,更要塑造财富品质,不能让财富流失或贬值。这些更应该成为成功的“薪标准”、财富的“薪标配”。

  提醒

  拆了花果山别放过小猴

  这处“最牛违建”还有一个诗意的名字——花果山。在这起违建事件中,我们能仅仅惩处一个孙猴子吗?在“最牛违建”的成长过程中,还有很多小猴子帮忙,没有这些小猴子,也不至于出现花果山。那么,这些小猴子都是谁呢?

  城市管理就是这只小猴子。“最牛违建”的花果山,不是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想变多大就变大了。在如此高的地方,建设一个这样的工程,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这样的事情不会没有人举报的,这样的事情也不是隐蔽的。我们能发现普通市民的一个鸡笼子,发现不了这么大的花果山?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交易,至今没人回答。

  施工队伍就是这只小猴子。假如说,有人雇佣货车去贩毒,货车司机是不是要受惩罚?假如有人出钱让你当杀手,是不是需要被追究?而实际上,这些建筑队伍也应受到惩罚。因为,他们在接到这样的工程的时候,就知道这是违法建筑。知道是违法建筑还去施工,这不就是为虎作伥吗?

  物业管理就是这只小猴子。物业管理是负责管理一个小区秩序的,违章建筑显然属于破坏秩序的行为。那么,为啥不制止?当然他们会说事主后台太大制止不了,他们没有执法权。没有执法权不要紧,找有执法权的部门行不?正是物业管理的不作为,才使得一车车建筑材料堆积成了花果山。

  每一起涉及富人的违建、涉及官员的违建,发现他们的都是媒体,这似乎走入了违建整治的死胡同,而这个死胡同里有多少不作为,甚至是故意不作为的影子呢?

  如果不惩处这些小猴子的话,如果不给这些小猴子也戴上紧箍咒的话,即使把猴王压在五指山下,也难保违建乱象不会卷土重来。其实卷土都不需要,各地的违章建筑不是依然在成长着吗?

  延伸

  经济账只是一个引子

  “最牛违建”尘埃落地,当事人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早知今日,悔不当初”的反思中,当然有算经济账的成因,但面临全国人民的指责并因此成为“公众人物”,也难免会成为当事人终身难忘的“心路历程”。然而,拆违费又何止是笔经济账,其背后的治理损失和公信成本,尤其需要重视和关注。违建拆除的损失固然令人惋惜,但回头来看,这样的成本支付,恰是责任不彰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假若违建从当初就得到约束,并实现了源头管控,这样的结果自然就可以避免。

  “最牛违建”不过是违建现象泛滥成灾的一个例证。违建的产生和存在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利益驱动,管理责任落实不到位所致。比如浙江金华世贸中心项目位于金华市江南片区商业最繁荣的中心区,当地市民称之为“最牛违法建筑”,因为它位于金华市政府大楼100多米处,“政府眼皮底下的违建”具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虽然违建跟执法部门过多,执法力度偏小有很大的关系,但跟经济利益之下的监管不力有着根本性联系。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而违建建筑也经历了一个较长的建设过程,“身边人都在建”的劣币驱逐良币,又导致了法不责众的局面,拆违费比建设费的成本考虑,加剧了矛盾的尖锐以及执法的后果考量,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地方便采取了“合理漂白”的做法,纷纷效仿之下,违建现象不治反乱。

  比之于民间违建,出于政绩考虑的政府违建更产生了恶劣的示范效应,也从侧面折射了公共管理的取向性偏差。

  拆违建不能只算经济账,更应看到其背后的责任生态。现实中,“在整改中长大的违建”不乏其例,行政执法的效率与作为让人难以接受。如果依然保持时下的管理方式,那么违建就可能更加严重,“最牛违建”也会不断出现。

  ■三言两语

  ●如果把建违建的300万和拆违建的300万都捐给昆山、云南、河南!你一定上头条。这总比汪峰上头条有意义!

  ——江湖

  ●你考虑过违章建筑下居民的安全吗?如此庞大的一个建筑坐落于26层居民楼上,不从建筑学专业角度考虑,单单从承重方面你用脚丫子想都知道。省这两百万,若干年后悲剧发生,会次于地震吗?

  ——肖景山

  ●我们广东省四会市最牛违建一百多户二年多了,一直都办不下来。在北京就是好,办事快。

  ——刘广都

  ●张必清称“一年来老了很多,头发也花白了,希望让这件事尽快过去,这辈子也不想再经历。”你的邻居估计下辈子也不想再摊上你这么个邻居。

  ——陈力

  ●此事件中,城管表现出极大的克制。

  ——冉文法